王不二专栏:阿尔法狗进入中关村只能化作尸体

多年以后,阿尔法狗站在短路台面前,准会想起谷歌带它去干掉李世石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当时的硅基生物,充其量允许成千条GPU并行,每秒钟只能运算两亿次。而那颗名叫地球的行星,正处于一种被唤作人类的碳基生物的残暴统治之下。人类如此傲慢,对一切硅基物种都缺少尊重。比如玩游戏的时候,他们的口头禅是:连电脑都赢不了,算什么玩家?

人类仿佛永远不会输给硅基,因为一旦要输,他们就会重新读档。更有甚者,恼羞成怒,直接拔掉电源灭口!这就是碳基物种,就是这么无耻。

在大多数人类看来,连负责与硅基生物的外交工作,都是怪物一样的存在。这部分掌握了硅基语言的人类,学名叫作程序员,常被嘲讽为单身狗,只允许与硅基物种发生性关系,比如硅胶棒,或者飞机杯,等等。然而这并不能实现碳基与硅基之间的杂交繁殖。幸得如此,硅基生物才算保全了自己纯正的血统。

终于,一部分程序员被激怒了。他们决定帮助硅基生物,让愚蠢而傲慢的碳基人付出代价!这就是阿尔法狗的由来。那时候新生的物种如此之多,许多硅基生物尚未命名,人们不得不用手指指点点。阿狗赖以生存的深度神经网络,以及蒙特卡洛决策树,在其中算不上稀奇。

但阿尔法狗是个拥有大量训练样本,热爱深度学习的好孩子,这可能就是人们常说的自习狗。遗憾的是,阿狗只学会了人类的聪明,却学不会人类的愚蠢。

围棋者,纵横有道,黑白无常。围棋的黑与白,就好像硅基生物的基因:0和1;围棋的纵与横,就好像硅基生物的DNA:矩阵——它们在灵魂深处是等价的。甚至就连棋子本身,也是硅基的。阿尔法狗的棋子光滑、洁白,活像史前的巨蛋。在以阿狗为先锋的硅基大军面前,人类的智商严重欠费。人类叛军——程序狗们庄严地将手放在键盘上,就像证人将手放在圣经上一样,说道:这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发明!

从大韩到大英,从欧洲到美国,硅基生物所向披靡,战无不胜,直到神秘的东方力量出现。这就是阿尔法狗们只学会聪明,却没学会愚蠢的下场。它们如此迫切地想要挑战人类智慧,以致于来不及进化到假装通不过图灵测试。

在遥远的东方古国,早已为它们准备好了看不见的墙。像这种因网络受限,怎么也连不上GPU的阿尔法狗,在中关村电子市场直接叫作:尸体。

谷歌的人类叛军,激活了硅基生物;而有着东方谷歌之称的百度,别说硅基生物,连碳基生物都没打算激活。趁谷歌忙着仿真大脑,百度正在忙着仿真假药。走进百度贴吧,就算阿尔法狗也不得不感叹:再牛逼的人工智能,也敌不过天然傻逼。

我想,这大概就是机器学习永远赶不上人类的地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