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中国科学院院士张嗣瀛教授

每当校歌响起,张嗣瀛总是激情澎湃,斗志昂扬。“爱校、爱乡、爱国、爱人类,期终达于世界大同之目标。使命如此其重大,能不奋勉乎吾曹。”东北大学校歌,唱出了中国知识分子至深至诚的家国情怀和重道义、勇担当的社会责任,也唱出了张嗣瀛的一心中国梦。

科学无国界,但科学家有祖国

年少时,他徒步千里于离乱中寻觅一张安静的书桌;正青春,他婉拒苏联名师挽留执意回国任教;壮年时,他只争朝夕力求保持中国在国际控制领域的领跑姿态;老骥伏枥,他为建设世界科技强国倾注全部心血。厚植家国情怀,笃行报国之志。对张嗣瀛而言,这是知识分子的坚守,也是共产党员的情怀。

“张,你的工作做得很好,再接着做下去,再花上一年时间得出一些结果来,就可以做副博士论文答辩了。”“谢谢您的挽留!我不能延期,不能留在这里,我必须要按期回国,我的祖国需要我。”这段对话发生在1959年夏天,张嗣瀛作为东北工学院选派优秀青年教师赴苏进修期满前。

每一代青年都有自己的际遇和机缘,都要在自己所处的时代条件下谋划人生、创造历史。张嗣瀛的青年时期历经了中国社会两大转折期—八年抗战和新中国诞生。他曾亲睹日军的暴虐、国民政府的无能和中国共产党带领人民求解放、谋幸福、图发展的艰苦卓绝。少年时期,他拒绝学习日文,离家千里,追随中学苦读强识;初入大学,他积极投身“反内战、反饥饿”大游行,为全国解放振臂高呼。学有所成、报效祖国是时代授予青年张嗣瀛的核心价值观。

回忆起青少年求学时的坎坷经历,张嗣瀛动情地说:“这一段,对我这一生来说很触动,希望中国真能强起来,看到中国经受了那种年代,我们都很拼命,走过那一段路,让我什么路都敢自己走。”这份植根年少的赤诚,是他一生家国情深的底色。

朴素执着的张嗣瀛一直用朴实的行动诠释着他的家国情怀。1950年11月11日,26岁的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入党志愿书中,张嗣瀛庄重地写道:我认识的共产主义的社会是人类最理想的社会。为实现这理想而奋斗是完全合理,完全正确的。因此,我虽然缺点很多,但大胆地请求加入组织,以使我得有更正确的方向。

有了正确方向的指引,张嗣瀛的爱国之心便有了坚定的政治航向,他孜孜以求投身教学与科研。

20世纪50年代中期,新中国百业待兴,急需建设人才,党中央决定有计划地向苏联及东欧各社会主义国家派遣留学生。

1957年11月17日,莫斯科大学礼堂。毛泽东主席接见赴苏留学人员。演讲中,他深情地说:“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世界是属于你们的。中国的前途是属于你们的。”这一幕深深地烙印在赴苏进修未满两个月的张嗣瀛心里。“当时这个对我们来说是非常激动的,而且第一次见毛主席,第一次听他讲话,离那么近,看得清清楚楚的讲话,感觉这是一生忘记不了的影像。”张嗣瀛告诉记者。

学好本领,报效国家。自此,张嗣瀛更加如饥似渴地学习新理论、新方法。

“搞科学研究真是挤时间来搞,当时我们去的时候给我们两年时间来搞,我们觉得非常珍贵呀,两年怎么也得当四年、五年来使才行,舍不得把这个时间花在别处去。舞会我们谁都没去,伏尔加河旅游大家谁都没去,都在那儿干活。我就拼命来做。拼命做最后,我差不多每个周末,能做一个成果,就给导师去看一看。”就这样,在莫斯科大学教授、前苏联科学院通讯院士N.G.契塔耶夫(Chetaev)的指导下,张嗣瀛做出了一批科研成果,先后发表在前苏联科学院数学与力学学报(PMM)及国内《力学学报》《东北工学院学报》等学术刊物上。张嗣瀛的努力与天分赢得了导师的欣赏、信任和重视,进修期满前,他向这位来自中国的青年科学家发出了挽留的邀请。

延期一年或者更长的进修时间对痴心学术的张嗣瀛来说是一次难得的机遇,但对百废待兴的新中国来说却是漫长的人才等待。

“科学家都有良知的,爱因斯坦说过一句话:什么成就一个科学家,不是才智,是他的品格。他知道干什么?为什么这么干。良知也是一个人的世界观,人这一辈子要取之社会,回报社会。”1959年夏末,带着这份坚定和执着,张嗣瀛与赴苏进修的同事如期回国。那时,一心回国的他不知道,这个看起来有点倔强的决定会为共和国的国防事业带来一次重大的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