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从中央到地方,开展了一系列纪念活动。然而与此同时,日本右翼分子企图美化侵略战争,解禁集体自卫权,挑战二战以来世界的稳定格局。为了让世人铭记历史,缅怀英烈,珍惜来之不易的和平。日前,南京工业大学生物与制药工程学院“抗战记忆”大学生寻访团一行8位同学探访南京各处抗战遗迹,调研其保护情况。

寻访团前期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团队成员通过网络、图书、档案资料等多种途径,搜集了南京各处抗日遗迹的历史旧照和现有保护形式,讨论研究了具体探访的方案和活动规划,为下一步的实践工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南京工业大学生物与制药工程学院开展“抗战记

九天时间,“抗战记忆”大学生寻访团一共探访了拉贝故居、中华门城堡、利济巷慰安所遗址、南京城南旧巷、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五处抗战遗址。这些遗址作为历史的见证,记录了自1937年南京保卫战到1945年日军投降,八年间南京这座千年古城遭受日军蹂躏的历史史实,成为反击日本右翼分子荒谬言论的有利武证据。据寻访团队长李子豪介绍,这五处抗日遗迹,分别有不同的保护形式,有的是国家文保单位,由政府成立专门机构进行维护,有的从属于高校管理体系,还有的没有得到系统、妥善的保护。

团队成员对利济巷慰安所遗址印象极为深刻。这座曾经亚洲最大的慰安所,本应是日军实施“慰安妇制度”最好的证据,却在社会发展的过程中受到了巨大的破坏,差点被拆毁。经过了南京市民、媒体的不断申告,此处遗址成为了南京市文保单位,保护了下来。寻访团前往时,虽然建筑上搭设了脚手架,但是依旧可以发现,整栋民国小楼只剩下了外墙面,屋顶的瓦片、窗户、内部设施都已经荡然无存。经过寻访团在遗址周围的多方了解,得知此处正在进行维修,未来将会作为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的分馆,向公众开放。

南京工业大学生物与制药工程学院开展“抗战记

尽管部分遗迹成立了专门机构进行保护、展览,向世人介绍曾经在此发生过的历史史实。但是在寻访过程中,团队成员发现了许多存在的问题。寻访团成员詹陈依对于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中的“许愿池”现象深恶痛绝:“纪念馆中存在多处池水、泉水被当做许愿池,扔满了各种各样的硬币,破坏了整个纪念馆肃穆的氛围,纪念馆的管理部门,应该进行清理,并且进行劝导,维护馆区的环境。”

南京工业大学生物与制药工程学院开展“抗战记

而在城南寻访过程中,因为老城正在进行拆迁工作,团队虽然没有找到有关的遗迹,但是有幸的是,团队遇到了一位“老南京”。老人虽然年事已高,但是依然精神矍铄,向团队成员介绍了南京保卫战前后,南京城中的故事:“当年我们在日本鬼子来南京的时候都逃到江北去了,躲过了屠杀。后来逃难回来,听一些幸存的老街坊说,当时中华门墙根全是守城的兵的尸体。”听到这样的口述历史,团队成员都对日军的残暴行径义愤填膺,也更加坚定了他们完善实践活动的决心:“我们不仅仅要保护有型的建筑物遗址,更要为这些‘口述活历史’进行保护,通过活生生的例子,展示日军的侵略暴行和中国军民抵抗侵略的英勇表现。”

除了探访抗战遗址,寻访团还通过线上线下同步的形式,进行了有关南京抗战遗址保护的问卷调查,最后收到约400份答卷。问卷题目从市民对于抗战遗址的了解情况,到市民对于抗战遗址保护的意见,多个层面了解市民对于南京抗战遗址的态度和观点。团队成员朱敏介绍:“我们想通过这样的问卷调查,广泛了解市民意见,也同时向民众宣传南京的抗战遗址知识,让每个人都关注抗战遗址。”

据悉,团队目前已经基本结束讨论工作,已经通过南京市长信箱平台,向南京市相关部门提出了一份建议书,正在等待有关部门的回复。

尽管这次活动经历了台风、酷暑等多重考验,但是团队成员依旧表示这是一次有意义的活动:“我们通过这样的活动,为南京抗战遗址的保护工作尽到自己的一份责任,用自己的方式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我为我们的活动感到自豪。金陵城中有国殇,而我们要做的就是找到这些“国殇”的存在载体。俗话说,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愿历史不会重蹈覆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