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亿年前,宇宙诞生奠定了地球产生的物质基础,而地球作为一个行星起源于原始太阳星云,此后,由简单到复杂,各个组成部分既相互联系又相互影响。地球系统的运动及由此带来的形貌变迁、生命现象和生命活动共同构成了地球的历史。

  地球已存在了46亿年之久,但动物界第一次大发展是在距今6亿年前的寒武纪。寒武纪最多的动物就是三叶虫,约占化石保存总数的60%。因此,有人把寒武纪叫做“三叶虫的时代”,到了晚寒武纪、奥陶纪达到巅峰,有超过1500个属、15000多个种。

三叶虫为什么可以成为地球生物圈的第一个霸主

  由于三叶虫化石大多保存在细腻如脂的石灰岩或页岩中,因此,不仅其外壳特征显而易见,有时连内部构造也保存得很好。所以,古生物学对三叶虫的研究已经非常透彻,其中比较有趣的在于当属它独特的眼睛活动方式。

  三叶虫是第一种进化出视觉系统的动物,而且是复眼。复眼不仅对运动的物体非常敏感,而且还能建立立体视觉。三叶虫复眼的独特构造还使具有不寻常的景深,观察远近物体都能同样精确地聚焦,并把图像扭曲降到最低,真实地还原图像。

三叶虫为什么可以成为地球生物圈的第一个霸主

  形态各异的三叶虫的生活习性也必定是多种多样。它们大多生活在浅海底部,过着爬行或半游泳生活,如多角虫,它的肋刺和尾刺都很发育发达,使之不至于陷入淤泥之中,而且还长着柄状眼,这样的眼睛不仅可以防止淤泥影响视觉,而且可以尽可能开拓观测范围。

  在多彩多姿的节肢动物世界,三叶虫的很多构造都在今日多种动物身上得以复现。想象一下,在5亿年前的古生代,有超过15000种三叶虫,以千姿百态悠游于波涛汪洋中,就像今天穿梭花丛、千姿百媚的蝴蝶,把多样的世界妆点得更加绚丽,这是多么有趣的生命。

  纵观地球发展史,生态每次纪元大迭代,都会存在引起稳态转化的关键时刻。可塑性强的生物能够抓住关键时机,将外部因素转化为内部个体的发展机会,这种在变化趋势上的聚集,使整个生态系统都实现了大规模的物种进化。

  稳态转化以生态系统状态对环境条件的响应轨迹为基础。生态系统状态在一定范围内响应相当迟缓,而接近某一临界水平时会强烈地响应,并形成关键时刻,学术名词为:突变。

  三叶虫出现眼睛是生物进化的一大亮点,因为它彻底改变了生命活动的许多规则。在眼睛出现之前,生物的形态是温和、驯服的;出现眼睛则意味着充满竞争的世界拉开了序幕。眼睛使许多动物成为主动的猎食者,这在很大程度上加快了生物进化的步伐。

三叶虫为什么可以成为地球生物圈的第一个霸主

  这种进化的关键时刻不断在自然界和人类社会上演。寒武纪生命大爆发,三叶虫抓住时机进化成有眼生物,称霸海洋,形成新的生态;人类的祖先抓住天机,掌握用火,跃居食物链顶端,使人类进化向前迈进一大步。

  同样,ICT生态也存在进化的关键时刻,新技术层出不穷让这个生态系统不断改变,每一个“物种”都身在其中,或抓住机会拥抱变化,或错过关键时刻淡出舞台。

  在ICT生态急剧变化的今天,华为率先于2016年的全联接大会上正式发布了“哥斯达黎加式生态”愿景,并于2017年正式提出“生态伙伴”的概念,将面向ICT市场的“合作伙伴大会”首次命名为“生态伙伴大会”。2017年底,华为正式发布全新愿景,即华为立志:把数字世界带入每个人、每个家庭、每个组织,构建万物互联的智能世界。基于全新的愿景,在2018年的生态伙伴大会,华为又再次发布了“华为云生态青岛行动计划”,同时宣告“生态纪”的到来。

  在数字化转型的大趋势下,前沿技术集中爆发,数字生产力唤醒增长新动力,给更多行业企业带来了发展的历史性机遇。“技术+需求”正驱动着ICT生态加速融合,需要更加多元化的角色和复合化的能力,ICT生态开始迈向新的纪元,华为将其定义为“生态纪”。“生态纪”作为一个新纪元,它的诞生和成长同样也是基于过去ICT生态发展进化的成果。

  那么,随着“生态纪”的到来,引发生态关键时刻的外部因素是什么?是“火”?是“眼”?是下一只黑天鹅,隔壁的灰犀牛,是量子科技?是人工智能?还是区块链…这些因素又与智能世界的构建有什么关联?

  也许,今年的华为中国生态伙伴大会,将会揭示答案!